話說想要好好的經營自己的BLOG,沒有想到一個月又過去了

可能現在習慣用FACEBOOK吧,照片都直接放在上面了

昨天上了一個非癌症病人的安寧療護的研討會,說真的,一開始來上課是因為被阿長叫去上課,醫院有心想把我TRAINING成安療團隊成員中的一個KEY PERSON,但我卻辜負了大家對我期望,還是選擇了回台北工作....心中很不捨.....放棄了一個絶佳的發展機會,是自己的選擇吧.....

我在ICU工作很久,還在長照領域打滾了不少年,HOSPICE CARE /END-OF-LIFE CARE/palliative care (這三個名詞雖相近,但是卻是不同的東西) 卻碰到的很少。就算是自己的家人,最後走了安寧療護,在我的心底,死亡對我而言還是一件很傷痛的事情。我以為我的傷好了,都6年多了,到了昨天的研討會我才發現,其實我沒有好....

在這個研討會裡,我的心真的被觸動了。過往雖然有上安寧療護,對這樣的照護也是隠約了解,昨天上了課才知道自己很多的觀念都是錯的。例如:是不是安寧療護就不再做積極的治療了?但什麼樣的治療叫做所謂的"積極",那什麼樣的才叫做"消極"治療?治療這些末期的病人,只是不能再用治癒的治療而已。還有是不是選擇了安寧療護就是"放棄"了我的家人,本來就沒有的東西(治癒)又何來的放棄?(說真的當初我媽媽在安寧病房還有我們簽署了拒絶急救同意書後,我的心中真的有無比的罪惡感,一直覺得是我們放棄了她)。

我還不夠懂我還不夠了解,當我哭了好多次。因為趙可式老師,還有許許多多為安寧醫療奉獻的學者們,都感動了我。今天看了介紹趙老師的網頁,真的是哭到不行,老師感受到這些病人和家屬的苦,看他們在SUFFERING,她總是想著她還是再做什麼,看看我自己,這些年來的護理生涯我替這些病人和家屬做了些什麼?在我手中送走的病人不下數百位,但我卻從沒有重視過他們心理身理或是靈性的需求,就算我讀了很多書,我很有學識,我卻還是幫不了他們。再加上最近認識了一個認真的好醫師,他總為病人忙到三更半夜,從沒想過一下班就要衝回家,他總是做了很多,覺得他可以再替這些病人或家屬做的事,這些好醫生好護士們,讓我真的打從心底的尊敬他們。

知道趙老師有到UK的 Christopher hospital再進修和交流,讓我也 Christopher hospital再進修和交流,讓我也非常的想要追隨她的腳步到國外看一看,到底什麼才是真正有人性的安寧療護。不過這一去費用可是驚人!希望能夠申請上獎學金再說,但這幾年我會好好存錢以及先增加自己安療的知識。我只能說我的心,真的被觸動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