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數的亞洲同學外,大多都是非洲同學

碩士課程(Health management, planning and policy)已經開始二週了,果真如同學長姐說的:Pre-sessional course is a honey-moon.我已有深深體會到這個感覺

幾乎天天都在報presentation,每天都有PAPER或是PRE-READING要看,每天都得討論都要發言...

偏偏自己的英文,卻不夠靈光...聽不懂印度同學的腔調,非洲同學又講得很快....我曾經一度很Upset到覺得是不是自己做了錯誤的選擇,是不是自己不適合來這邊讀書....

Nuffied centre在研究internatioal health and developong countries方面是個中翹楚,當然在要求學生方面和本身的教學品質方面,都有著卓越的水準

在研究所課程中,HMPP的學生大約只有十人,醫院管理和international health大約也是十來人而已,最大宗的是public health,在這樣的課程裡,亞洲人算是極少數,四個programmes裡近七十個學生裡,只有二個台灣人,一個印尼人,一個緬甸人,三個日本,少數的歐洲美國同學,當然當地人更少了,只有一個(而且她是生在UK的香港人)剩下的是印度,中東和搞不清是那些國家的非洲同學...許多的同學都是醫生,或是政府官員,由政府出錢送他們出來讀書的,讓我這種自己出錢的留學生,超羨慕!

漸漸學到一些,我沒有想過的事情,像是inequality in health,在台灣,沒有太多人會在乎環境分野,人口分布和健康的關係,課程裡提到了環境不平等和健康的關係,接著系上就安排了參觀活動,讓我們了解在Leeds income,lifespan and health的交互關係,剛好和台灣相反,UK越有錢的反而是住在巿郊的,因為他們要享受良好的居住環境和整體環境的品質

只是我沒有想過現在台灣所面臨到的健康問題,應該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解決或是思考,我覺得,在台灣,大家都只在乎自己的事情

但在這邊不一樣,大家在乎影響健康的不平等因素,關心HIV/AIDS/MALARIA,重視性別,經濟為人們帶來的影響...雖然,回台灣後還是不會有人在乎,但這些我從來沒有重視過的議題,卻不斷的衝擊我的心...我的思想和心靈受著不同文化的洗禮,不全然是正面的,但我的人生變得更為豐富

那天和捷克的同學聊著,他問我我未來想做什麼,其實我不知道,我喜歡臨床工作,但我為我的薪水,地位和付出感到不平...我跟他說我有夢但夢不是那麼容易就實現的,他告訴我,至少你有夢,就往自己的夢努力吧....是的,我的夢是什麼呢,我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做,但是現實和夢想是不能併存的,那個同學又跟我說,也不全然,只要朝著你的目標努力,還是有可能實現的,不要放棄它,是的,我讓回想一下我的夢,在我人生中,我想追求的東西是什麼,我想努力,成為一個追夢的人,或者完成夢的人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