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回來台灣二個月,我又受不了這種壓迫的環境,身體和心靈的桎梏,我快要喘不過氣。

也是因為得面對許許多多的現實層面,面對你不喜歡的人或工作或是環境。

我的心又開始想要流浪。這次是想到日本,一方面近,另一方面也是喜歡日本的文化。

不過要放下一切離開,也不是那麼簡單的,因為,錢太郎總不靠近身邊,如何流浪,我看餓死比較快一點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